Aviva

之前那张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给大家发点别的补偿QAQ,不过这位太太不太会英文我还没要到授权,就只打cptag了

致歉

占tag致歉
谢谢因为司龙这个cp关注我的所有人,当时只是一时兴起地要授权搬运,能找到这么多的同好也是意外之喜。
但是现在我已步入高三,无法花太多时间在社交网络上,而且到明年六月之前我只会越来越忙,搬运停了这么久也是这个原因,对此对一直期待着搬运的所有人说声抱歉,搬运工作到高考结束可能都无法继续,所以期待的小伙伴们可以自己翻墙去看,也欢迎有人接替搬运。(悄咪咪:画司龙的不止otakinu太太一位哦,去Tumblr精彩更多!)

by Otakinu

*婚后设定

“看,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我喜欢小孩子,尤其是我们的孩子。你知道,高文那胖嘟嘟的脸颊和小老头似的表情是如此可爱,让我想起了你被文书工作困扰的表情......还有他身上那甜美的奶粉香!”龙胆高兴地叹了口气,想起了她那早熟的儿子,渴望拥抱那个红发小男孩。

龙胆的思绪又渐渐放远,露出了一种有点傻傻的轻飘飘的笑容,“我希望这个长得像你,真的很想很想。”她眼里的兴奋之意越来越浓,而司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就如同世上的一切都是一场冒险,等待着她的到来。

以上节选自Peerless第十章

(注:高文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这里抱着的是第二个)

by Otakinu

司:“龙胆,你确定你不需要多一只手吗?”

龙胆:“嗯哼—我早就决定好了,我们要用一只手剥掉栗子皮!这样的挑战会让它们吃起来更美味的~”

我曾经认为我是个正常人,

直到我遇见了你。

然后我发觉我们都很奇怪,

但我喜欢这个共同点。

by Otakinu

作者的话:灵感来自第250话的封面!龙胆给瑛士的巧克力蜥蜴装在单独的小盒子里!可爱爆了!——看看那男孩吃的样子啊啊啊啊

太太说了我才发现,龙胆给斋藤和睿山的巧克力是一起送的,但是给司的是单独一份的,这说明......     ( ͡ ͡° ͜ ʖ ͡ ͡°)

我就当官方发糖了(。・∀・)ノ゙

▶食戟のソーマ|司竜胆|名字

濑月:

▷CP司瑛士x小林龙胆
▷没梗还试图餵饱自己注意
▷为什么司龙这么冷…。゚(゚´Д`゚)゚。拜託大家来陪我来吃一席二席我快饿死了………。゚(゚´Д`゚)゚。(超卑微wwwwwww)


-


  「哎呀!后辈们都在这里呀?」
  十杰二年生聚在一起的房间里,半掩著没有关上的门边突然探了一颗头进来,炫目的红色头发与金色眼睛,还有那什么也不在乎的语气,来人毫无疑问是小林龙胆。
  「我看看,宁宁跟慧、照纪、枝津也!都到齐了嘛,咦不对……有没有人看到绘理奈呀?」
  「喔哦,龙胆学姊……耶?等等……」
  龙胆三步并两步的冲进来,随手就抓着最靠近的久我照纪跟叡山枝津也勾住他们的脖子,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完全无视了两个人对彼此嫌弃的眼神还有叡山因为高度差被强迫往下蹲的不自然姿势。
  「薙切君的话今天有试吃的工作吧。」置身事外的一色慧十分淡定的说道。
  「这样啊,绘理奈真是辛苦呢。先不提啦,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今天的龙胆学姊特別亲切呀?对吧对吧?照纪?枝津也?哈哈!」
  「不,所以说……」叡山有口难言。
  「好啦,那么就先这样啦!」一边说着一边豪气的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再跟一旁的一色挥了挥手,龙胆学姊就潇洒的消失在走廊的另外一端了。
  十杰的二年生们就这样茫然的望着门口。
  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了的女人,小林龙胆。


  彷彿刚刚的骚动是假的一样,房间里一下子又恢復了不可思议的平静。
  「……那女人今天又吹了什么风啊?」叡山枝津也眼角抽了抽。
  「咳,龙胆学姊好像是昨天看了这个。」
  刚刚似乎一直想当作自己不存在的纪之国宁宁一脸淡然的走向放著琳瑯满目书籍的櫃子,推开玻璃门从里头抽出一本书,直接将它放到桌上。
  「这算是姓名学论的书吧?」一色凑到桌边看了一眼。
  宁宁将书以摊在桌面的方式翻到其中一页,说:「也没有到那么深奥的程度吧,总之裡面似乎提到了称呼別人下面的名字的重要性,所以龙胆学姊就决定要开始叫大家的名字了。」
  「哈啊……?」
  笨蛋吗。谁的脑中一下子浮现了这种念头,不过再多想想小林龙胆这个人,好像也没什么意外的感觉了……
  「嘛嘛算啦,反正等到龙胆学姊腻了找到新的乐子就会忘记了啦!」久我照纪撒手,没事一样的一摊身子坐到椅子上。
  於是这个房间的闹剧就姑且到此为止了,不过,小林龙胆所主导的闹剧才只是正要开始。


-


  小林龙胆觉得很困惑。
  最近她正在进行与大家拉近关系的大作战,作战进行的非常顺利,就跟以往她想做任何事情时一样。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就是作战开始以后,司变得比往常更消沉了。虽然司平常就总是一脸没有干劲的样子,总是碎碎唸著他毫无第一席的气势什么的,不过,现在的消沉又变得跟那个不太一样。
  到底是为什么呢?
  「嗯……?」
  「龙胆学姊……所以说,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问我们?」
  「这是龙胆跟司的问题吧。」
  「唉唷大家都是女孩子,別太在意嘛——」
  面对十杰女子会三人的冷漠言语,小林龙胆予以吐舌头装可爱还击。
  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摆在桌上的甜点只有一份有被吃过的痕迹,其他都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裡,散发着可爱的氛围的点心毫无疑问是由十杰第三席的茜久保桃亲手製作的,而她在讲过一句话以后就只顾著吃自己製作的甜点了。
  纪之国宁宁有些无奈的推了推眼镜:「司学长不是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吗?」
  「嗯,司总是一脸阴郁的嘛。可是,就是变得有哪裡不一样。……是哪裡呢?」龙胆重重的点头后,以手抵著下巴,眉毛表示疑惑的弯成八字的形状。
  以叉子小心翼翼的切下一块,放到嘴里吃下去以后茜久保桃才开口说话:「那种只有龙胆会觉得的不一样就不要找我们讨论了啦。」
  十杰的前辈们依旧是这么我行我素……薙切绘理奈有些无奈的看著,思考著这是否就是爱丽丝说过的「恋爱话题」呢……?不禁有些紧张起来。恋爱中的人会有许多烦恼,看来是真的呢。
  「喔哦!绘理奈!看来妳有什么想说的呢,龙胆学姊允许了哦!」
  薙切绘理奈思绪只跑到一半,就突然被龙胆兴奋的跳起来指著,她才有些发怔的眨起眼睛。
  「才没有吧!龙胆不要随便把自己的妄想加诸在別人身上。绘理年,不用理她也没关系。」
  「才不是呢!一定有吧!」
  「我并没有……」绘理奈否认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睁圆眼睛,她改口道:「不,那个……也说不定。」
  「嗯、嗯!什么什么——?」
  一见到后辈似乎真的有什么话要说,龙胆两眼放光的凑了过去。
  「龙胆学姊在跟大家『拉近关系』吧?也许司学长……在吃醋也说不定。」
  在她说完的那一剎,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著薙切绘理奈,彷彿一个完全不会被联想到的事物突然真的被联繫在一起的表情。
  「吃醋吗?」
  「真没想到呀绘理年……做了很劲爆的发言呢……」
  自觉自己似乎真的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绘理奈涨红了脸慌忙挥着双手:「不、不……只是之前看的『少女漫画』里……」
  「原来绘理奈也会看少女漫画呀?」
  「……学姊们请別这样了!」
  「哈哈哈!」


-


  司瑛士觉得非常纠结。
  由他自己来讲似乎有点奇怪,但是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他跟小林龙胆认识以来,龙胆一次也没有叫过他的名字。虽然这好像並不是那么值得关注的事情,毕竟他认识的龙胆一直都是这样随心所欲的,永远也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也习惯她充满精神的叫著「司」下一个顺便不知道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的声音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知不觉,在他的脑海中占据的部分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在意这种看似不重要的小事了。
  作为司瑛士,他没有在这件事上多作琢磨。
  应该是这样的,但他还是会忍不住思考——当龙胆一脸开心的瞇起眼睛,挥手叫唤著「司」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呢?
  「话说回来,龙胆……去哪了?」
  司瑛士抬起头,突然意识到这般安静,直接意示著小林龙胆似乎不在这个空间里。在场的其他三个人相互对视著,只剩司茫然的眨著眼,过了许久才由斋藤综明开了口:
  「真难得啊,司会突然这么问。不过她今天似乎还没来过这里呢。」
  女木岛冬辅瞥了一眼,静静的说道:「小林……现在不是正热衷於叫大家的名字吗?以作为亲密的证明还有拉近关系,之类的。大概是又去找什么人了吧。」
  「什么啊,小桃不想聽也不想知道,还要再跟龙胆拉近关系的话会感觉让小桃头很痛。」茜久保桃一边说一边抓紧了玩偶……不是,抓紧了布奇缩著身体。
  「呵呵,这应该也算是关系亲密的证明吧。」斋藤闭着眼睛笑了笑。
  「综棉不准乱说!」
  其他人餘下的讨论司瑛士已经没有聽进去了,他只是不住的更加在意起来。
  用称呼名字来……拉近关系吗?
  「司?」
  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唤,司才回过神来:「啊……没什么。」
  ……龙胆,也会称呼自己的名字吗?像这样在心裡默默的出现了的期待,大概是司瑛士本人也没有注意到的。


  小林龙胆的话题就到此为止了。
  作为办公室作用的房间又聚集了几人,最喧闹的人依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除了偶尔出现的几句后辈的吵架以外,房间是不自然的安静著。


  「哐啷。」
  「啊。」
  有些错愕的声音跟玻璃杯被推翻的声音同时出现在这个空间里,从杯子里流出来的白开水沿著桌面漫延,众人才注意到源头来自於最里头的那张放满文件的大桌子。
  「司学长?」
  房里一度陷入了混乱,一方面保护文件不要被水沾湿一方面处理流的满桌都是的水,只有当事人愣愣地坐在原位上安静地没有说话。
  「司。」
  「嗯,抱歉……」


  司瑛士确实有哪裡变得很奇怪。这是十杰的众人都有目共睹的,即使如此谁也没有再特別提过这件事。製作料理的他依旧是那样专注而细心的,但平常的他却变得心不在焉的,他本人却是毫无自觉的说着「有吗」将话题带过。
  大家都注意到,只有本人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向来只追求完美的司瑛士似乎正在为某种原因变调中。


  在突然的喧闹静下来没多久以后,门就突然被十分张扬的推开了,伴随着小林龙胆有些过於兴奋的声音:「啊啊!找到了找到了,什么啊,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
  「龙胆,又忙着幹什么了?」
  「只是去观察了一下后辈们啦,嘿嘿,新生真的很有趣呢。」
  「小桃要走了。」桃皱著眉头站起身。
  龙胆半弯著身子抱著桃的肩膀,呼呼的笑道:「咦?別这么急着离开嘛,桃——」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龙胆不要这样叫小桃!」
  「奇怪了,不喜欢吗?那小桃?小桃桃?明明跟其他人都很顺利的拉近关繫了啊。」小林龙胆一脸疑惑。
  ……各方面而言应该都只是妳自己觉得而已吧!众人不禁在心裡吐嘈。
  但聽得到的事情小林龙胆都不会介意了,就更不用提她聽不到的事了,她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开心:「对吧对吧?冬辅跟综明,还有……」
  龙胆笑盈盈的抬起头,跟司对上的视线。
  司瑛士的内心顿时一紧,意识到了那个多多少少他还是有点在意的事情。如果按照这样的节奏,没错……接下来就是顺其自然的叫「瑛士」……!
  「司!」


  「……欸?」


  表情呆住的人不只是司瑛士,在场的众人都以十分奇妙的表情看著小林龙胆,现场又沉默下来。
  「……这么说来,龙胆学姊没有叫司学长的名字呢。」
  「啊?是吗,为什么?」
  聽了一色跟久我的话,司瑛士的脸色突然一阵青一阵白的,注意到这点的桃低声说了句「真的假的?」众人恍然大悟,只有当事人的小林龙胆还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
  「……为什么?」龙胆的眼神望上思考著,然后突然豁然开朗的说:「因为,我跟司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吧!不是吗?」
  「欸……?」
  「所以,倒是没想到『跟司拉近关系』这种事呢!」龙胆只是嘿嘿的露出虎牙笑着。
  出乎意料的理由。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小林龙胆式的思维,果然不是可以轻易试图接觸的啊?
  「啊哈哈……这样啊,什么嘛……」
  司满脸的情绪只剩下了无奈,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呢?司的笑声中好像有种无法言喻的空虚感,龙胆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司瑛士面前幽晃著,嘴里再三问著「怎么了」偏头望着,司只是无奈地挥着手什么也不想说。
  现场一下子有种收不下来的喧嚣,久我照纪把双手压在后脑,哼哼的自言自语著:「结束啦,真是浪费了好机会啊?」


-


  「说起来,总觉得最近都没跟司说到话。这么一来好像反而见到了难得的司呢,呼呼——」
  「別笑话我了,龙胆……这种逆向差別待遇可有种微妙的感觉啊?」
  「没办法,因为司是司嘛。」
  「……完全不知道妳想表达什么了。」司抬手以指尖挠了挠发间,没再说什么。
  「嘿嘿,就是这样啦,之后也请多指教了。」龙胆露出她一贯的笑容,大声的说道:「瑛士!」


-fin.


大家好我是濑月,挑了奇怪的时间发文对不起不过其实我也快睡着了……(超废)写了一个我自己也很意外会写的作品,在期末空虚的度过还差点忘记缴学费(X)的这段期间我又翻墙了。(不要讲翻墙


反正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看了食戟之灵,然后在试探了一下坑的深度的时候不小心直接摔下去(嗯?)对就是说司龙真的好喜欢司龙啊呜呜呜……结果摔下去以后发现下面完全没人我要饿死了………………呜呜呜……(不知道在讲什么了
虽然好像不是写了特別好的东西,总之,如果我拙劣的文笔跟梗如果可以钓出一点吃司龙的同好就太好了……(哭哭啼啼)


谢谢各位看完。゚(゚´艸`゚)゚。……

by otakinu

选了个没有配文的来发[]~( ̄▽ ̄)~*
二姐她真酷(。・∀・)ノ゙

你若飞翔,我定相随。
约定好了,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燕子也是这样成对度过一生的吧?

不过,还在长羽毛的他们实在太年轻了,明明已经展开了双翼,却只是准备去享受旅途中那些欢乐灿烂的时光。

by Otakinu

译者没有什么感想,译者已经死了